男生举报学校违规补课遭劝退 县教育局否认“泄密”
 

  投诉学校违规补课收费 赣州一学生遭劝退

  持续投诉学校补课收费的举报信发出之后,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16岁少年刘文展的人生轨迹产生逆转。

  截至今天,本应读高二的刘文展已在家待了十多天。

  新学期开学前,一条时任班主任赖晏斌发给刘文展母亲张春华的微信显示:“接到学校告诉下学期不接受刘文展的报名,请换一个学校。”

  刘文展不清楚,学校怎么知道举报信是他写的?接到举报为何不改正反而由班主任对其劝退?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赴当地调查。

  今天,涉事学校于都实验中学的负责人称,劝退刘文展,系班主任个人行动,已向刘文展家人性歉;校方正唱工作劝刘文展返校。于都县教育局方面称,于都实验中学确切存在违规组织学生有偿补课行为,曾下令整改;教育局“未泄露举报人信息”。

  记者采访时,于都县教育局、于都实验中学均口头强调“刘文展疑似存在心理问题”,但均未拿出证据。对此,刘文展坚定否认。

  举报学校违规补课收费被“谈话”

  2016年9月,刘文展以中考580分的成绩(满分780??记者注)入读于都实验中学。

  于都实验中学系当地一所包括初中部、高中部的民办学校。该校校长王南昌称,于都实验中学1300多名同批次学生中,刘文展中考成绩排名年级第20位,属学校“免费生”。

  一份该校与刘文展于2016年8月签订的协定书显示,学校免收刘文展高中3年的“膏火、学期内补课费与材料费”。

  第一封发至国度信访局网上信访信息体系的举报信,是在今年3月7日。

  刘文展在这封信中称,于都实验中学存在周六上午及周末全天的收费性质补课行为,他曾于高一上学期及高一下学期初在其余网络渠道举报,但时隔半年,学校仍然在补课。他认为,于都县教育局不作为,并恳请赣州市教育局及以上部分明察。

  几天后,刘文展所在的高一(10)班班主任赖晏斌独自找到他,指着一个电话号码问是否是其父亲的。刘文展称是自己的。

  随后,班主任的话题转向了最近学校接到举报。刘文展愣了一下,感到自己举报的事裸露了。他回想道:“那天,班主任给我做思想工作,生机他改正。”

  “学校是怎么晓得举报信是我写的?被举报后为何不纠正反而来做举报人的思维工作?”刘文展说。

  随后,他“愤然”在网上写了第二封举报信。

  刘文展用“檄文”来形容这封信:投诉学校违规补课以及拉拢举报人信息;县教育局出售举报人信息,且对都实验中学违规补课以及收费情况放荡不处理。

  刘文展的本意是盼望赣州市教导局督促其矫正,他没想到赣州市教育局将此次投诉直接移交至于都县教育局处置。

  对处理的结果,他“并不满足”。

  学校曾违规补课收费

  今年3月16日,于都县教育局首次对刘文展的举报予以回答。

  这份《关于反应实验中学违规补课及收费等信访事项的答复看法书》显示,于都县教育局调查核实认为,于都实验中学组织周末补课问题“基础属实”,但收取补课费“与事实不符”。

  该调查成果称,该校于20162017学年第一学期开端至被调查时,组织了全校各年级学生周六上午上课,高中各年级还部署周日上课,其中初一、初二年级周六重要支配浏览、写作等兴致小组运动课,周日无安排;高一、高二年级周六、周日主要支配一周一练。

  同时,该校20162017学年第一学期末向学生预收了1000元定位费(开学后抵新学期学费),未另收取补课费。

  对这一说法,刘文展“并不认同”。他称,每学期末预收的1000元定位费,实在分为两部门:其中定位费只有600元,另400元即“补课费”。他称,此前,班主任赖晏斌收取时曾这样讲过。

  今天,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向赖晏斌求证,但在于都试验中学,校方称赖晏斌不在学校。记者拨打其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刘文展还称,2015年起,对于非“免费生”,于都实验中学对学生每学期收取4300元学费;今年9月新学期起,上调为4900元。他认为,这是“举报事件”发生后,学校变相收取补课费。

  对这一说法,该校校长王南昌予以否认,称不存在另收取、或变相收取多少百元补课费的行为。

  不外,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王南昌称,学校此前确实存在假期组织学生补课、收费的情况。

  一份因为都县教育局于今年2月9日宣布的《关于实验中学等四所学校寒假补课查处情况的通报》显示,经查,于都实验中学高二年级5个班级于今年2月4日至2月10日上课,收取补课费80元/生。

  通报称,该校寒假补课的行为严峻违背了江西省教育厅《对于切实规范中小学标准办学行为的若干划定》,收取补课费的行为重大违反了江西省发展改造委、教育厅、人力资源跟社会保障厅《关于放开民办学校教育收费有关事项的通知》精力;责成于都实验中学进一步增强政策学习和治理、清退违规收取的用度,撤消有关评优资历。

  校方向举报学生家长报歉

  从发出第一封举报信随后被“谈话”那天起,刘文展一直不明确,学校是怎么知道举报信是他写的。他认为,系县教育局泄露举报人信息。尔后,他坚持着“简直每周一次”的频率,通过线上、线下继承对于都实验中学及县教育局进行举报。

  于都县教育局对“泄密”一说予以否认,称调查组未向校方泄露举报人任何信息。

  该局综治办负责人肖辉说,教育局信访工作职员接到举报后,到学校懂得情况,“学校一听就知道是谁。”

  对此,王南昌称,据校方控制的情况,刘文展初中阶段就曾写过举报信。他弥补称,刘文展进校时学习成就好,但随后一泻千里,上学“常常迟到”,与同窗相处不够融洽,对局部课程上课及功课立场不端,还存在不留神个人卫生、个性偏激等情形。

  于都县教育局考察组一名负责人称,刘文展个性偏激,或有“青春叛逆期综合征”,可能存在心理问题。教育局与学校曾请心理征询老师对刘文展进行劝导。

  刘文展对此予以否定。

  刘文展称,自第一封举报信发出之后,校方曾屡次找其及家人谈话,要求他结束举报。其家人曾劝他“不要持续举报”。

  刘文展说,即使在8月底接到了班主任的要挟信息,他也认为应举报到底。

  对于这则劝退信息,于都实验中学称,系班主任个人行为,未经校方批准。校方已对班主任予以批驳,并到刘文展家中道歉,并多次邀请刘文展到校复课。

  对此,刘文展表现,不接收校方暗里道歉。他保持以为,教育局泄漏了举报人信息,本人被劝退系校方打击报复。他请求,上述单位承当相干责任,并公然道歉。

  刘文展说,自己的幻想是当一名老师,教出思惟独破的孩子。但他不愿再去于都实验中学读书,“愿望换一个学校”。

  本报江西于都9月19日电

[义务编纂:丛芳瑶]
打印本文    收藏本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