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手老师坚守25年:字写得不好 我很羞愧
 

无手老师坚守25年:字写得不好 我很羞愧

  无手老师坚守25年写师魂

  “字写得不好,我很惭愧”

  “当年上天只要了我的双手,没有夺走我的生命,我感到庆幸。有了生命,我能力在教育这个阵地上孜孜以求,尽心尽力地做事。”马正发说。

  今年55岁的马正发,从小就希望成为“高贵”的教师。高中毕业之后,他如愿成为一名农村教师。但是,当他正迟疑满志要在教育热土上“干一番事业”的时候,1992年的一场意外,夺去了他的双手。

  没有双手,但他依然没有丢掉成为老师的幻想。经由多年的练习,他用双臂解决了写字的问题。

  25年,他用没有手的双臂,教育了一批又一批的学子。他看着曾经的孩子缓缓长大,孩子们也都还记得,那个在学校没有手的老师。

  “烛光”照亮欲望

  “我叫马正发,今年55岁了,我是郧西县夹河镇陡岭子完整小学的一名教师。”马正发在面对记者发问时稍显紧张,把作讲演时背得最纯熟的一句话先扔了出来。之后,跟着缓和的心境逐步放松,他才开始将自己的故事娓娓道来。

  他告知记者,在五六年之前,当他面对学校的领导甚至共事的时候,因为没有措施握手,他都会下意识地躲开,“我都不敢去打招呼,要么躲在教室,要么躲在寝室。”

  “烛光”照亮愿望

  马正发是土生土长的湖北郧西人,尽管普通话已经相称尺度,但偶然还是会带出几个当处所言的感慨词。

  他所在的夹河镇陡岭子完全小学,是山梁之上的一所小学。这所学校间隔他高中毕业时入职的孙家沟小学,大概只有10公里。而马正发家,恰是在孙家沟村。

  “在我上学的时候,接触到了我的老师,我以为,教师这个职业还是很崇高的。”马正发告诉记者,或者是老师作为“烛炬”照射他,让他感触到了知识的力气,才让他在小时候就有了一个愿望??成为一名教师。

  1981年1月,马正发高中毕业之后通过测验进了教师步队。对当年抉择到城市当一名教师,马正发告诉记者,他是在乡村长大的,晓得农村孩子对常识的渴求,“孩子们那种盼望知识的眼神,我始终铭刻在心。”

  从那时开始,他辗转在夹河镇内的樟花沟小学、石门小学、卧龙岗小学、寨沟小学(就是现在的陡岭小学),基础一直担负小学毕业班的班主任。

  加入工作后未几,马正发讲的一堂语文课,令他感想到了当老师的信心和动力。

  当时文教组三教辅导员曾组织全镇部门教师几回来听他的公开课,其中他主讲的《幸福是什么》一课,取得了全镇语文教研比赛一等奖。

  “这一节被领导和同行认可的公然课,给了我更进一步的能源和信念。”马正发说,他当时心里暗自愉快自己是块教书的“料子”,“要好好干,当一名好老师。”

  当年,他除了教书之外,还要勤工俭学,“我也是全力以赴,为学校养过鱼、加过工、养过蚕、酿过酒,创下了可观的收入。 ”

  1987年,马正发由石门小学调往寨沟小学。他临走时,家长、学生竟然都不放行,学生们拉着他的被子不放,他也是热泪盈眶,恋恋不舍。

  一场意外失去双手

  但一场意外,让正踌躇满志的马正发,受到了严峻的打击。

  他还记得那是1992年6月的暑假,他昏迷了好多少天。当他醒来的时候却发明,本人的双手都不了。

  “我就对着天空喊,这辈子完了。”马正发说,当时他躺在病床上,心情失踪到了谷底,觉得自己再也当不了老师,回不到学校了,也没有方法再和学生们一起生活。这个动机一直盘踞着他的大脑,“说瞎话,当时的我连逝世的念头都有。”

  但妻子的真挚安慰,让他心里有了一片绿洲。妻子经常开导他,“我当初跟你时,你好好的,人也很帅,当初你出了事变,我也不会变心,就是生活苦一点罢了,难关也会度过去的。”

  只管有妻子的耐烦劝导,但很长一段时光他还是走不出心灵暗影,他一直在想:“我怎么会变成这样?还能写字吗?还能像从前一样回到学生的身边吗?还能和妻子一起去山上砍柴、上坡种地吗?曾经的教师梦,还能持续吗?”

  “梦”还给你留着

  但一次专题会,让他保存了当先生的愿望。“当时夹河镇党委政府招集教导部分领导,召开专题会,探讨我今后的工作和生涯问题。他们决议,只有我能写字,就把我的老师指标留着。”

  马正发还忆说,1992年8月中旬的一天,他的同事宋登海老师拿着一本《湖北教育工作》杂志到了他家,上面登载了一篇《重拾双手育桃李》的文章。

  文章讲述了钟祥市胡集镇一位叫邱久银的老师失去双手后坚守三尺讲台的感人故事。

  马正发说,看到这个业绩后,他面前似乎翻开了一扇窗子,浑身充斥了劲儿,“我仿佛又看到了人生的生机。”他立刻跟父亲磋商,去访问邱久银。

  在父亲的陪伴下,他来到钟祥市胡集镇,直到夜黑才找到了邱老师家。当邱老师看到马正发秃秃的双臂时,他告诉马正发,“你比我好。”

  马正发说,本来邱老师的遭受比他还重大,手臂剩下的局部比他还要短一些。邱老师倡议他,去武汉假肢厂配一双假肢,增强锤炼,必定能回到教养岗位上。

  第二天一早,马正发就跟父亲一起前往武汉,配了一双假肢。

  像幼儿一样学习自理

  从武汉回来后,他把装置假肢的情形告诉了教育部门。镇党委书记对他说:“当教师离不开写字,你只要能写字,那就有希望。”说着对方顺手拿出笔和纸,让他用假肢写字。

  但是,当他写了十几个字后,对方就说:“不必写了,还能够,今后加强训练是没问题的。不要气馁,要有信心和勇气战胜艰苦,今后会有胜利的机遇的。”

  为了尽快回归畸形生活,回到学校,马正发跟幼儿一样开始训练处置自己的吃喝拉撒问题。

  妻子既要照料他,又要忙农活。有时,农活切实忙不外来,他就让妻子把饭放在大板凳上,用残臂绑上勺子练着吃饭。

  “看似平凡不过的用勺子吃饭,对我来说却是很难的,有时把碗打翻,饭喷到脸上、下巴上,是时常的事儿,多少次我都是饭和泪一起咽下去的。”马正发说。

  为了洗脸,马正发的毛巾两头都有套带,便利他用双臂拧毛巾。为了生火,他就把打火机夹在腿上,把引火纸叼在嘴上,用残臂按着打火机点着纸塞进炉灶里;为了切菜,他用两只断臂夹住菜刀,对准案板上的菜艰巨地切碎。

  但在他的心里,最主要的还是能够写字。只有能写字,他才能是一个称职的教师。

  “我的字不如你们”

  “我拿假肢写字的时候,一是力度控制不好,二是害羞,怕别人看到。”马正发说,他开端用双臂写字,但始终写得不好。

  他回想说,当时,他教的是四五年级的语文,但是字写得丑,让他特殊羞愧。于是,他常常会对孩子们说:“我的字没有你们写得好,我向你们学习。”

  当然,还有些低年级的学生,对着没有手的马正发好奇,偶然还会有淘气的孩子大声嚷着,“那个老师没有手啊!那个老师没有手!”

  其余老师看到后,总会申斥这些俏皮的孩子,“不准这样说老师,没有礼貌。”但马正发回是很宽容地说,“小孩子懂什么呢,不要怪他们。”

  为了能够让字难看一些,他用了五年的时间练字。因为怕别人看到了笑话,他老是会选在夜深人静之时偷偷练字。

  2010年,马正发又夸学生的字写得比他好,但学生却说:“老师,你不要这样说,你没有一双手,都可能写那么好,你当前会写得更好的。”

  “把学生当作子女”

  “我把他们看作自己的子女一样,钱可以花在他们身上,我就感到快慰和兴奋。”马正发说,学生的凉鞋坏了,他就给学生买鞋;假如没有本子,他会给学生买本子;遇到那些更可怜的孩子,他还给学生买衣服。他感到,这些都是他应当做的事件。

  早在五六年前,当地就想让他讲讲自己坚守讲台的故事,然而,他当时却保持“往后边退”。

  马正发说,他更盼望别人把他看作是正凡人,一个一般老师。马正发当时有些恐惧,每当看到有引导来探访,他都不敢打召唤,要么躲在教室,要么躲在寝室。“当时我仍是十分自大的。”

  去年,媒体偶尔间报道了马正发的事迹,之后,他才变得自负了一些,“我认为,同事、领导都是把我当作正常人对待的,所以我的胆子才大了一点,谈话也精力了一些。”

  “当年上天只要了我的双手,没有夺走我的性命,我觉得庆幸。有了生命,我才干在教育阵地上孜孜以求,尽心努力地做事。”马正发说。

[义务编纂:王丽媛]
打印本文    收藏本    关闭